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学习园地 >> 廉政作品 >> 正文
小小说:冤家
[来源:县纪委 | 作者:韦智机 | 日期:2013年10月9日 | 浏览6400 次] 字体:[ ]

  来省城就读将近一个月了,今天是魏华最难过的一天,也是他认为最没面子的一天。

 

  其实,原因也很简单,今天下午竞选班干时,他竞选的是体育委员,读票结果是除了他同桌碍于面子投他一票外,全班其他同学都投给他的对手韩军。

 

  当韩军上讲台面对同学们作获选感言时,魏华一直埋着头,面红耳赤,火烧似的,他恨不得马上躲进地洞里去。

 

  想起自己还在县高中读书时是何等的威风,老头子是县里主要领导,老妈子也是一名正科级领导干部,在那小县城,他可是呼风唤雨啊,同学、老师都敬畏他几分,就连某些局的一把手们也对他毕恭毕敬。当下,他老头子正在考核到省里任某厅副厅长,他和母亲就先来了。尽管他还是那副派头,但来这里就读,同学并没有给他面子。再看看对手韩军得意忘形的样子,他心理暗暗发誓:有一天老子会给你颜色看看。

 

  机会终于来了,那天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,老师统一授课后,剩余一点时间就让同学们自由组合打打篮球。要在平时,魏华一般都与韩军共边,今天他死活不肯和韩军在同一边。比赛正在激烈进行,他在寻找机会。当他看见韩军在一片喝彩声中准备扣篮时,他用力往上一跳,给韩军来一个背后盖帽,韩军毫无防备就挨了个狗啃泥。韩军也不是省油的灯,他怒火中烧,起来就踢魏华一脚,两人接着搅一起,象情敌决斗似的。同学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俩分开,魏华怒气未消,来一句阿Q语“出校门你就知道什么是错”。

 

  一场球就这么不欢而散的结束了。

 

  魏华叫上他认为最好的朋友,打算出校门后在路上教训韩军一把,以挽回自己的面子。刚出校门不到一百米的一棵大树下,韩军早己约上几个人在那里等候。一见魏华,上去就是一巴掌,其他人也蜂拥而上,一下就把魏华打得毫无还手之力。魏华忍痛站起来指着韩军说:“我爸是县委书记,还怕你们几个吗?”不说还好,说了以后,韩军又给他一巴掌,并指着他鼻梁说:“你爸算老几,我爸是厅长。”说完扬长而去,魏华听了韩军的话,往日的那副派头淌然无存。

 

  魏华垂头丧气回到家,他母亲见他晕身是泥,眼角红肿,极具敏感性的她意识到他儿子受人欺负了,便迫不急待地问个究竟,可儿子却很要面子,只敷衍一句:“没什么,打球摔倒而已”。看魏华满脸怒气,母亲不相信事情就那么简单,心急如火地抓着儿子的手反复问个不停。儿子无奈只好实说,并特别强调说韩军老头子是某厅厅长。魏华母亲听罢满脸惊锷,接着故作气镇定安慰儿子几句,并要求魏华以后要低调做人,不要惹事。话未说完,便跑进卧室掩面抽泣,留儿子在客厅里一脸盳然。

 

  魏华也觉得奇怪,平时很霸气的母亲,今天怎么就这么沉得住气,以前只要魏华遇到这种情况,她一定扬言要找对方算账。

 

  其实魏华不知,她母亲现在也是一个无奈的人。就在他们来省城不久,上级对魏华父亲考察公示期间,陆续收到关于魏华父亲行贿受贿、卖官等问题的举报信,现在父亲已被“双规”,因为明年魏华就要高考,怕影响儿子学习,做母亲的只好瞒着。此后,魏华也曾多次问母亲,说父亲什么时候调回省城当副厅长,母亲都说出国学习去了。魏华暗自高兴自己的父亲竟能出国深造,将来一定能当大官。

 

  时间过得很快。次年魏华参加完高考后,要回原来所就读的县城找老同学玩,这可急坏了母亲,再三考虑,她终于鼓起勇气向魏华实说了父亲的问题。魏华听罢,象泄气的皮球似的瘫软在地,半天也不愿起来。他引以为豪的父亲此时已被关押在省城某监狱。

 

  在等待高考分数的日子里,魏华母亲见儿子已冷静了许多,决定带儿子去探监。儿子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,同意和母亲去看望父亲。

 

  乘车一个多小时,母子二人终于赶到了魏华父亲被关押的地方。就在他们等待办理探监手续的时候,魏华无意中抬头向四周看看。突然,他眼前有一个熟悉的身影,摘下墨镜一看,他大吃一惊,那身影分明就是他的同学韩军。

 

  原来,检察机关在侦查魏华父行贿案时,有一笔大额行贿款就是给韩军父亲的,因为魏华父亲要来韩军父亲手下当副厅长。拔出萝卜带出泥,就是这笔受贿款,检察机关查出了韩军父亲的其他问题,现在也和魏华父亲关在同一监狱。

 

  似乎是心有灵犀,或者是特殊场合,使两人有同命相怜之感,魏华主动前去和韩军打招呼。当得知对方来意后,两人不约而同地紧紧握手,仰天长叹、默默无语……。

 


责任编辑:admin